<
Menu

明式家具,文人风骨。

发布日期:2020-10-21
分享到:




明式家具,生来自带一股含蓄内敛、行云流水的气韵,合着城市山林里白墙花影、小桥流水的韵致。

01

文人风骨

明式家具,脱胎于文人的胸臆,随着江南私家园林的兴盛而发展起来。明代中后期,唐寅、李渔等文人骚客纷纷加入家具的设计、风格的研讨、时式的推广,特别将个性化的艺术思想融化到具体的器具之中

使得那时文人的思想、艺术和独特的审美观都得到了充分的体现,同时,也使明式家具制作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。

◎黄花梨升降式灯台成对

文人推崇的家具有各种讲究,风格要古雅,形体需精丽,装饰忌粗恶,材料多选花梨、紫檀、铁力木之属,用材质自身的肌理质感,追求自然的朴素无华。诚如《长物志》中所说:“宁古无时,宁朴无巧,宁俭无俗。”

其实,制作家具本是匠人之事,历代士大夫多耻于为之。然而明代文人多了一份尘缘,一改对匠人的轻视,亲身参与家具的设计,以博雅的胸怀和率真的性情,将审美与日常、文人趣味和民艺技巧联结了起来。

由文人参与家具设计,所以明式家具生来便裹挟着文人风骨,带着以柔克刚,简练空灵的不凡气质。

◎名广作 1.52米明式条案

主料:缅甸花梨

02

兼具美学与实用性

明式家具的造型是通过“线”来实现的。借着简练流丽的线脚造型,一丝不苟榫卯结构掩去手工的接口痕迹,安静得仿佛阅尽浮沉的智者最后的归隐。

文人崇尚清雅,明式家具也讲究“以少胜多”,没有过多花哨繁琐的雕花装饰,对线条则是计墨如金”。文人擅长书法,在我们看来玄妙不可及的线条,于他们而言,可能并非难事。

一个家具部件,如同一个汉字笔画,用一个适度的曲率,成全整体造型的美观。曲线流畅,直线刚劲,线与线之间穿插、重叠、错落,在不同的空间和角度上,产生变化灵动、层次丰富的情趣。

◎名广作 拐扶手圈椅

主料:赞比亚小叶紫檀

规格: 60cm*56cm*93cm

几 38cm*46cm*61cm

理想化的“线”,既表现着构件的外形,又贯通着家具的内在,架接着家具使用功能和艺术旨趣。

比如,明式椅子的“搭脑”,总是处于椅子的最高处,往往也最引人注目。搭脑的式样最为丰富、考究,两端的线形上翘或下垂,前倾或后仰,柔合或刚挺,顺滑或迟缓,往往关联着椅子的造型形象和材质。即便用现代人体学来验证这些搭脑的合理性,也无可挑剔。

坐在一张明式椅上,带来的感受,定会超出“坐”这种日常行为。明式家具是端肃的、板正的,不以放松身体为目的,反而是要人端正姿态。无论何时何地,礼仪风范都不可抛却。明式家具既以人的身体感受为重,又引导着人的修养与自省。

明式家具充盈着质朴典雅、简素大方的气质,同时又不失功能的适用、形式上的完整和技法的老到,将“用”“意”浑然相通、融为一体。

03

永不过时的经典

明式家具来自几百年前的文物和收藏品,但人们也会发现,它至今仍可以舒适协调地出现在我们的生活空间里,禁得起各种时尚变化。

有“中国古董教父”之称的安思远曾说:“中国家具是装饰艺术中唯一真正的世界公民。只要你给它足够的呼吸空间,它能与任何其他风格装饰相得益彰。”

◎安思远的豪宅一角

西方现代主义设计风潮延续至今,而人们惊喜地发现,几百年前的中国明式家具,其简洁的风格、严谨的科学,与今日的潮流竟能如此吻合。丹麦设计大师汉斯·瓦格纳借鉴明式圈椅,设计出的椅子“The Chair”,被赞誉为“世界上最美的椅子”

◎左图:中国明式圈椅

右图:丹麦传世经典”The Chair”,由汉斯•瓦格纳(Hans J. Wegner)创作,深受中国明式椅子设计风格的启发和影响

明式家具代表着一个过去时代的风貌,也仍然是今日的经典。

当今,传统人文的东西渐为时尚,遗产也将被重新拾起。明式家具,有太多值得借鉴和思考的地方,它默默地转化着宋元的简朴典雅,精妙地呼应着它所处的时代。

让每一件家具的造型、纹理、装饰、组合,以及结构部件的变化,都与居家环境高度融合,映衬着周围的梁柱、墙饰、花窗、栏杆,勾勒出生活与艺术的意蕴。

任何艺术,自有其成长的过程。家具联结着时代,与美、与人、与生活、与环境合生共长。沿着这一条连着的不断的线,去重塑中国人文内涵,建立世界品味,将指引着我们走向下一个归宿。

上一篇:无
下一篇:精致生活,从红木家具开始
返回列表>>